<p id="rprrp"><pre id="rprrp"><b id="rprrp"></b></pre></p>

      <pre id="rprrp"></pre>
      <noframes id="rprrp"><pre id="rprrp"><strike id="rprrp"></strike></pre>

          <pre id="rprrp"><pre id="rprrp"></pre></pre>
          <pre id="rprrp"></pre>

          <noframes id="rprrp">

          安居樂環??萍?/></a></h1>
        
<div class=

          上海安居樂環??萍?/></div>
    </div>
</div>

    <div class=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動態 >廢氣處理資訊 上海安居樂環??萍?/></h2>
            <div class=

          苯、甲苯和二甲苯可能比非甲烷總烴大嗎?

           

          發布日期:2019-12-04

          非甲烷總烴(NMHC)定義為從總烴測定結果中扣除甲烷后剩余值,而總烴是指在規定條件下在氣相色譜氫火焰離子化檢測器上產生響應的氣態有機物總和 。按通常理解,NMHC是指除甲烷以外的所有可揮發的碳氫化合物(其中主要是C2~C8)。

          從含義上看,苯、甲苯和二甲苯屬于烴類,是包含在NMHC里面的。

          但是,我們不要忘了檢測方法的計算。

          “在規定的條件下所測得的NMHC是于氣相色譜氫火焰離子化檢測器有明顯響應的除甲烷外碳氫化合物總量,以碳計。”

          問題就出在這個“以碳計”。

          NMHC是以碳計,那么甲苯和二甲苯呢?

          苯、甲苯和二甲苯依據毛細管柱色譜圖的峰值進行計算,算出來的是總體質量濃度。

          說得通俗一點就是,非甲烷總烴只算出其中碳的量,而苯、甲苯和二甲苯算出來的不止是碳的量,還有多個氫,而且比例不低。

          那么,當污染源是以苯系物為主時,苯、甲苯和二甲苯比非甲烷總烴高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實際上,監測的五性中,我覺得重要的可能是代表性,室內檢測再準確,一碰到沒有代表性的樣品,一點意義都沒有。

          就如某五年以上男性高工,體檢的結果是子宮及其附件正常,那只能說明一下問題,這位高工要不是做了變性手術,就一定是體檢對象搞錯了。當然,從環評的角度上看,這個“一定”是有很多含義的。

          而代表性又關系到采樣。

          關注了檢測方法,我們還要看一看采樣方法。

          直接進氣法太燒錢,非甲烷總烴采樣通常用的是氣袋法或是注射器。

          苯、甲苯和二甲苯采樣通常用的是活性碳吸附。

          什么意思呢?

          非甲烷總烴是裝一袋空氣回來直接進樣監測,甲苯和二甲苯是用活性碳這種東西吸附后再在實驗室里進行脫附檢測。

          這采樣方法的不同又會造成一定的不同結果。

          所以說,監測這種具體工作的,一些細小的差別有可能會造成很大的不同,這是坐在辦公室里的理論家們所不能理解的。

          國家標準有很多種類,質量和排放標準較為人們所關注,但沒有監測標準,前面的標準都是空的。

          而中國較大的問題是,制定政策的人不懂導則,制定導則的人不懂標準,制定標準的人不懂監測,而懂監測的人又在綜合性的論題上沒有話語權。

          當然,還有很多各個領域都半懂不懂的,危害更大。就如我,容易想當然。

          國家最近出臺的幾個標準,揮發性有機物無組織排放控制標準(GB 37822—2019)、制藥工業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GB 37823—2019)、涂料、油墨及膠粘劑工業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GB 37824—2019),除了解套一些子無虛有的無厘頭規定外,讓做實際工作的人感到高興,就是因為提高了監測指標的可操作性。

          分光和色譜的監測原理本來很簡單,先畫線再取點。先用標準液配制出從高到低的一系列濃度配液,再到機器上做一個響應峰值的曲線出來。檢測時,對應的采樣樣品出現的峰值套到曲線中,就可以算出和標準樣對應的濃度出來。

          但是,要有成分分析,要有標準液,要求采樣準,要求去干擾。這說明一個問題:越簡單越好。

          可能是非典之后,大家對于非字在頭的就有所非議,包括非洲豬瘟,很多領導干部專家喜歡上VOCs。

          孰不知VOCs是一個時髦的名詞,卻是不可操作的名詞,這有如中國男人不太適宜娶歐洲金發小妞一樣,問題出在標準不太匹配。

          我說的是一定數量上呵,中國人中也有很厲害的,比如西門慶。

          看TVOV的定義吧:采用規定的監測方法,對廢氣中的單項VOCs物質的總量,以單項VOCs物質的質量濃度之和計。

          還說出一個要求,在實際工作中,應按預期分析結果,對占總量90%以上的單項VOCs物質進行測量,加和得出。

          實際工作中,監測前要進行成分分析,這是監測人應該做的?能夠做的嗎?90%以上的單項VOCs物質進行測量,這是誰能保證的?

          這是一個目前沒有辦法解決,起碼是沒有辦法保證的監測方法,也是倒逼大家還是乖乖回來用非甲烷總烴進行監測評價,雖然NMHC沒有VOCs那么好聽。

          按GB37822,VOCs可以按行業特征采用非甲烷總烴或者TVOC作為表征指標。道理很簡單,如果放棄簡單實用的非甲烷總烴,一定要用上TVOC的標準,也不是不能解決。

          如果監測費用能說多少就多少,不難解決。比如監測VOCs能和監測二惡英一樣高的收費,這些也不是問題很大。

          如果標準液都能買得到,有可能解決。檢測時選作曲線后取對應點,關鍵在于標準液是否配套齊全。

          如果參加監測人員都是類似于國家實驗室的人才一樣,也是辦法??上У氖?,市場放開以后,兩個工程師加一些配套的門檻就可以成立一個監測公司,普通監測單位很難準確地監測這么難的TVOC的。

          一個很普遍應用的TVOC監測卻要那么高端的支撐,矛盾得很。

          最后總結:

          1.一般污染源的NMHC會比苯、甲苯二甲苯高,但也有可能低,尤其是苯系物為主的污染源。

          2.主要原因是檢測計算方法不同,采樣方法也不同。

          3.TVOC太過辣雞,第三方檢測機構和基層檢測機構很難做好,目前的水平把NMHC做好就不錯了。

          4.我們在還沒有弄清楚VOCs本質的時候,就想把他的底摸出來,有點勉為其難。